为什么跨年晚会越来越无聊

日期:2023-01-01 15:46:48 / 人气:173


台湾跨年晚会齐上阵。
一年一度的“遥控战”再次上演。
2022年12月31日晚,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北京卫视、浙江卫视、哔哩哔哩同步开启跨年晚会,开启正面战。
为了抢到疫情控制全面放开后第一次跨年晚会的巨大流量,各家都使出浑身解数,不仅在前期宣传上下足了功夫,还在晚会播出当晚的热搜榜上占据了干净的一席之地。最后,湖南卫视甚至对2023年1月1日凌晨一点的晚会做了专题报道,称“收视率领先,实时收视率三网第一,人气火爆,全平台抓取412个热搜”。
七场晚会同时上演,明星们却忙得不可开交。
湖南卫视邀请了王心凌、苏有朋、吴克群、凯利等人,以及迪伦、安迪、杨幂、丁震等当红人物,依托自身的热门综艺,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声声不息,中餐厅。浙江卫视邀请了来自李晨、杨颖、瑞安等《奔跑吧》节目的嘉宾一起登上舞台。去年被邀请的交通生坤也再次登台表演。
东方卫视带来了前几年芒果台横扫的流量明星易博,邀请了实力歌手0713再就业男团一同演出。江苏卫视将李宇春、杰森、查理、谭咏麟、张韶涵等实力派歌手打包搬上舞台,而北京卫视则放弃流量明星,另辟蹊径,邀请了崔健、齐秦、田震等一大批老牌歌手,在全新打造的“新工作体”中演绎了一波情感厮杀。
2019年跨年夜给各卫视上了一课的哔哩哔哩,再次“国际范儿”十足,汇集了芬兰古典金属乐队Revelation Band,国际知名女歌手艾薇儿·拉维尼、仓木麻衣、宫崎骏、来自日本的上杉升,美国流行歌手朴宰范、查理、刘亨利、王嘉等众多国内知名歌手。
同时,为了增加党的“科技感”。在虚拟主播小杨的基础上,湖南卫视再次推出了康康和曹保果两位数字虚拟人;江苏卫视的VR应用需要更深入。PICO特别为其跨年演唱会提供定制的VR舞台和专属的VR直播;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分别在今年的跨年晚会上首次推出了宋韵文化数字化推广人和超现实数字化虚拟人形象东方爱。
就新颖性而言,哔哩哔哩仍然是这些政党中最有特色的。不仅再次充分发挥其二次元属性,将《数码宝贝》、《灌篮高手》、《刺客信条》等60余部经典IP电影与各种表演相结合,并带来了主题曲《三体》的全球首发。还在节目中间穿插了指尖互动的音频之旅,供观众互动。
(来源:2022年《最美的夜晚》直播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跨年晚会最忙的人依然是查理,他同时出现在五个平台和八个节目上。拼多多成为最豪华赞助商,并被湖南卫视、东方卫视和哔哩哔哩跨年晚会冠名。
台湾7频道党同时出现,称霸热搜榜也就不足为奇了。网友的评论褒贬不一。有网友认为今年有很多节目可圈可点,但很多人还是保持着跨年晚会越来越无聊的想法。
有网友在看完今年各大卫视的跨年晚会后吐槽,“再也不像小时候坐在电视机前了,连一些热搜词都是提前想好的,假的都要死了”“跨年晚会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人想看”“弄成这样太无聊了”……这种声音在过去的岁月里反复出现。
卫视的跨年大战
与春晚不同的是,跨年晚会其实可以算是一种“舶来品”。最早可以追溯到1904年。《纽约时报》年底搬入美国曼哈顿42街广场,并于12月31日举办烟火嘉年华庆祝。成千上万的狂欢者能够用午夜的烟火、唱歌和跳舞来迎接新的一年,“除夕”的传统从此开始。
然而,长期以来,在中国的公历上并没有太多“过年”的概念。人们更加熟悉和认可农历的春节。现在,众所周知的春节联欢晚会也比除夕晚会早出现了许多年。
1983年,中央电视台举办了第一届春晚,为春晚开启了中国人的记忆。
中国第一个跨年晚会要到三年后才会出现。1986年12月31日,滚石为了宣传从1986年持续到1987年的环保问题专辑《快乐天堂》,邀请了张艾嘉、李宗盛、齐豫、周华健等大腕在台北中华体育馆进行了长达4小时的跨年演唱会,首次打出了“1986年的最后一秒消失在欢乐与欢呼中”的概念。
此后,大大小小的跨年晚会在星光熠熠的港台地区率先流行起来,大陆的跨年概念也在千禧年后逐渐成型。1999年至2000年的“除夕”,大量民众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和上海外滩庆祝除夕。
然而,在大多数人的记忆中,第一个由电视台实际举办的“除夕晚会”直到2005年才正式出现,比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一个春节联欢晚会晚了22年。
今年夏天,超女风靡全国,,和张靓颖成为最耀眼的新星。为了扩大影响力,最大化超女的商业价值,湖南卫视出大招,仿照日本红白歌会,采用分组PK,短信辅助的模式。2005年12月31日,以超女为班底,潘玮柏、庾澄庆、陶喆等当红明星为助阵,举办了一场跨年演唱会。晚会从8点开始,穿越零点,最终一举碾压央视2006年新年演唱会,创造收视奇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让很多卫视看到了跨年晚会背后巨大的商业价值,并在随后几年开始加入战局。2005年也被认为是“除夕晚会的第一年”。
2006年,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率先跟进。其中一个聚集了自己刚刚选出的第一个“好男儿”,以及薛之谦、超女周笔畅等一大批我喜欢的类型和秀场的showmen,组织了一个跨年团。另一个邀请了陈奕迅、陈小春、Ku奎基等多位香港明星登上,还首次在香港引入了现成的“时代广场苹果倒计时”模式,促成了浙江与香港的跨年合作。
2008年后,元旦假期首次增加到三天,人们娱乐时间的延长进一步增加了各卫视对跨年晚会的关注。后来连央视也加入进来,抛弃了原来传统的“元旦晚会”,举办了一场更具“新潮”、“狂欢”属性的跨年演唱会。据统计,2010-2011年、2011-2012年和2012-2013年,举办跨年晚会的电视台分别达到12家、16家和19家。
在激烈的混战中,大卫的打法也大相径庭。都是花大价钱请明星,拼制作,讲排场,烧钱无数。2010-2011年除夕,曾有报道称,十几家电视台的“火拼”烧掉了2亿多人民币。直到2013年,随着广电总局关于“节俭办党”和“限制办党数量”的“双限令”公布,这种十几家电视台争相烧钱的现象才略有收敛,“双限”后逐渐形成了湘、浙、苏、东、京四地鼎立的普遍局面。
为什么跨年晚会越来越无聊?
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早期跨年晚会的爆款,主要打击了年轻人对流行音乐和明星的快速追捧趋势。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虽然跨年晚会在众多电视台的激烈竞争中,在制作、特效等方面有所创新,但基本上是换汤不换药,核心竞争力放在了表演者的阵容上。
基于此,湖南卫视2005年的第一次跨年晚会,基本可以看作是一次年终团建和以“超女”为主要娱乐艺人的大型粉丝见面会,个性标签鲜明。这个特色也被后来的东方卫视、江苏卫视等电视台模仿。
然而,随着互联网新媒体平台的兴起,以及各家电视台跨年晚会竞争的日益激烈,电视台与艺人之间的强捆绑关系被逐渐弱化,各家电视台对流量明星的争夺越来越明显。尤其是2014年娱乐圈“流量元年”之后,饭圈文化的泛滥,让“哪里爱豆,哪里就过年”的风潮迅速盛行,以至于各家都要攒钱抢鲜肉流量来稳定基本菜和话题度。
当跨年晚会频繁出现“同一艺人同时出现在不同电视台,同一首歌在不同晚会重复演唱”的现象时,同质化就不可避免,这就非常容易造成普通观众的审美疲劳。就像2019年的跨年演唱会,四家卫视都选择了《狼性迪斯科》作为演出曲目。更何况,近年来交通明星在跨年晚会上的“假唱”、“丑态百出”等交通事故场景,都在挑战着想要看一场正常跨年演唱会的普通观众的神经。
同时,虽然卫视举办跨年晚会花钱利索,但为了避免入不敷出,也需要从赞助商那里弥补。如此一来,在跨年晚会的明星阵容和表演内容同质化的同时,广告的曝光时间大大增加,大量的主持人口播和图片粘贴的方式不够用。赞助商被安排出现在所有可以穿插或放置广告的地方,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观感。尤其是随着人们的日常娱乐资源越来越丰富,其吸引力会进一步减弱。难怪很多人感叹除夕晚会越来越没意思了。
2019年变数一度来了。
2019年12月31日,多年来被用户称为“小破站”的哔哩哔哩,带着一场名为《最美的夜晚》的跨年晚会跑进了市场。结果他“一战封神”,用豆瓣9.1分的高口碑击败多家电视台,远超当年跨年晚会评分最高的江苏卫视7.3分。受欢迎程度也是大获成功。当晚,直播量突破8000万,视频播放量突破6000万,弹幕总量突破200万。在34700人评分的今天,其豆瓣评分依然高达9.0,在哔哩哔哩的播放量也达到了1.4亿次。
更有甚者,晚会结束后的第二天,米乐市值上涨12.51%,较前一个交易日增加50亿元人民币,引得不少人戏言,是一场跨年晚会帮哔哩哔哩赚了50亿元人民币。
哔哩哔哩这场“黑马”跨年晚会的背后,恰恰是年轻人对日益单调、陈旧的传统电视跨年晚会的高度审美疲劳,通过彻底颠覆传统,深入了解年轻人,实现了逆袭。
(来源:2019年最美的夜晚截图)
哔哩哔哩一马当先,随后几年,网络视频平台不断给竞争激烈的跨年晚会市场带来新的变数。
2020年,腾讯视频首次进入跨年电路,将晚会日期选在了平安夜,推出了反对“传桶”(传统)、“鸽舞”(歌舞)、“芭蕉绿”(焦虑)的脱口秀节目《反跨年》。它还邀请了刑法讲师罗翔和眼科医生陶勇上台演讲,通过脱口秀回顾2021年的事件,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同年12月31日,优酷还推出自制跨年晚会“F.I.T -无数世界2021科技节”,以虚拟现实科幻故事秀的形式实现跨年。
无独有偶,2021年,腾讯视频继续以脱口秀的形式连接2021年中国人的记忆。同时,腾讯视频号邀请五月天以直播形式开启跨年演唱会,腾讯音乐宣布推出国内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为“为跨年而舞”。
在线视频平台之外,一些传统电视台也开始瞄准垂直受众。比如从2016-2017年跨年晚会开始,深圳卫视就与罗振宇合作举办了多次《时光之友》跨年演讲。东南卫视、海峡卫视从2017年底开始,以“思享2018”到“思享2023”等系列演讲的形式,连续推出跨年活动,广东卫视也推出了“明天更好2022跨年演讲”。

作者:高德娱乐




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2020 高德娱乐 版权所有